汉代宦官石显

最新动态

永利,是汉朝元帝时期的一位 ,也是汉朝历史上第一个专权的 。
的出身很高贵,其家族是当时的一个豪门望族。和许多纨裤子弟一样,
可谓吃喝玩乐,无所不为。在这种放肆的生活中,不由得触犯了当时的法律。按刑律,应被判死刑。但由于其家族势力庞大,所以免了死罪,但活罪难逃。被处以宫刑,进入宫中当了太监。此时还是宣帝时期。
宣帝是汉朝比较清明的一个皇帝,所以石显在进入宫中充当一个普通的服役侍者的时候不敢太过放肆,他在适应宫中生活的时候做起事情来总以谦虚谨慎为第一要务。渐渐地,他发现,宫中是个斗争相当激烈的地方,如果想要活得更好,就必须要爬到最顶层,而爬到最顶层最先要做的就是找一个梯子。石显的梯子就是一个叫弘恭的

弘恭比石显进宫早许多年,他对宫中的熟悉程度自然也要比石显高,而且,弘恭深谙文史与法律,在为人处世上圆滑老练。石显自从跟了弘恭后,俨然脱胎换骨。在宫中开始崭露头角。不过由于宣帝对宦官的压制,二人始终没有机会掌握一定的权力。宣帝死后,元帝继位。元帝也不是一个昏庸的皇帝,但其性格中有着不稳定因素,所以宣帝驾崩前特意给他安排了三位辅政大臣。这三位就是元帝的老师萧望之和周堪,还有一位叫史高的外戚。
萧望之不但是汉帝国的一位名臣,而且还是这个帝国最有名气的一位儒家学者,其儒学之精深,道德品质之优秀,在汉朝历史上也是无人可以比肩。萧望之在宣帝时代是元帝的老师,辛苦教授了元帝八年儒家学说,从这一点来看,元帝并非是个不学无术的君王,相反,在萧望之的教导下,深受儒学影响的这位皇帝还有奋发图治之心。登基后,他对萧望之的重视程度更是有增无减。但同时,这位优柔寡断,毫无安全感的皇帝也开始重视上了宦官。石显就是在这个时候跃入元帝眼帘的。
石显这样的人很容易会被没有头脑的皇帝所喜欢,因为他善于左右逢源,更善于揣摩皇帝的心理和喜好。逐渐地,石显受到了元帝的重视,开始参与一些朝廷政事。萧望之一开始对这位太监谈不上有好感,但也并没有厌恶他。石显对一些政事的处理倒很让萧望之满意,可没有多久,萧望之就感觉到了危机。石显开始建立自己的势力,由于他是皇帝身边最亲近的人,所以一旦他想建立势力,其速度是相当迅速的。不久后,凭借多人的举荐,石显进入权力中枢,与萧望之平起平坐了。
萧望之不但道德品质优良,而且才干非常,更由于他是顾命大臣,所以当朝廷渐渐地被石显搞得乌烟瘴气的时候,他立即挺身而出,向元帝告石显的状:「管理朝廷机要的职务是相当重要的,祖宗成法,这一职务该由贤明的人来担任,可如今皇帝您在宫廷里享乐,把这一职务却交给了太监,这不是我们汉帝国的制度。况且古人讲:『受过刑的人是不宜在君主身边的。』这种情况现在应该立即改变。」元帝不知所然,居然就把这奏章交给石显看了。石显看完,其怒火中烧自然可想而知。他决定对萧望之动手。
石显有能力,否则仅凭阿谀奉承不可能到达他那个位置。石显对帝国法律的熟悉程度可能比专门从事法律的专业人士还要强。他在历次排除异己的时候,都是从国家法律条文中找到对应的一条,让被迫害者无话可说。
但在对付萧望之一事上,石显不能从法律条文中找到任何「证据」,萧望之仿佛永远都是正确的化身,用其品德和才干证明着他的光明正大。石显只能通过诬陷的手段来达到他自己的目的。
他对元帝说:「萧望之结党营私,想专擅权势,为臣不忠,又污蔑皇上没有才德,请谒者召致廷尉。」石显的这段话编得非常好,萧望之既然要处理朝政,难免就要和其他大臣们在一起商量事情,「结党营私,专擅权势」是也。而「污蔑皇上」则是指萧望之曾多次要求皇帝不要亲近宦官,在奏章中自然会苦口婆心地提到皇帝应该聪明一点。
这一歪曲事实的诬陷之词居然就被元帝所接收了,而之所以被元帝接收,首先是因为元帝本人相信石显,其次他是个不能明察秋毫的皇帝。
不久后的一天,元帝觉得很久没有见到萧望之,就问石显。石显立即提醒他,几天前是您让我们把他扔进监狱的啊。元帝大惊,石显就解释说,「召致廷尉」就是扔进监狱啊。
元帝大怒,他把自己的无知怪罪到了石显的头上,并立即要求放人。石显虽然同意放人,但却告诫元帝说不能再用萧望之了。因为:「您刚即位,而您的老师就进了监狱,大臣们会认为您是有充分理由的,现在您若把他们无故释放且恢复官职,那就等于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您的威信会因此受到极大的影响。」元帝想了想,同意了。萧望之虽然免了一死,可官职也被免了。但不久后,元帝觉得朝廷没有萧望之仿佛缺了点什么,就把萧望之官复原职。
萧望之满心欢喜毫无怨言地上任了,可他的儿子很气愤。他儿子认为,父亲无缘无故被捉进监狱,又没有任何理由地被释放被免职,如果这证明有罪,那么,现在被重新起用又代表什么?即使现在被起用了,当初进监狱总该给个说法吧。他儿子一气之下就上书要求给他父亲一个说法。
石显在萧望之被重新起用后还很忐忑不安,见到萧望之儿子的申诉书,立即兴奋不已。他对元帝说道:「萧望之心怀不满而指使儿子上书,他这可是犯了不敬罪」这一次,他没有说「请谒者召致廷尉」这样的官话,而是说得很朴实,「应该把他扔进监狱。」
但是,石显在说了那么多诬陷之言后,居然只是希望元帝把萧望之扔进监狱这么简单,也许有人会认为石显发了慈悲之心。事实上并非如此。萧望之反对宦官专权是朝廷上下皆知的,他绝对是石显的眼中钉。石显想要把他置之死地是必然之事。而石显之所以显出仁人的样子来,无非是他了解元帝的心理。元帝不想杀自己的老师。
所以,石显就对元帝说:「我们只是把他投进监狱,只要他有悔改之心,可以放了他,让他回家养老。」元帝这才勉强同意,但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上一次他可以以自己不知道「召致廷尉」是什么意思为由来让老师释怀。而这一次,却是他亲自下的令。萧望之也不是没有进过监狱,但上一次是突然被捉,没有来得及想儒家教义关于君子是否可以容忍被小人陷害而又进监狱被狱吏侮辱的事情。这一次他有时间思考这些人生与尊严的问题。所以当皇上派来的人围住他的府第,使者向他宣读了逮捕令后。萧望之立即就想到了自杀。
他的一位弟子也劝他说要保持名节,最好的方法就是现在立即自裁。萧望之仰天长叹道:「吾尝备位将相,年逾六十矣,老入牢狱,苟求生活,不亦鄙乎!」然后就让人拿来毒药,喝下去死掉了。据说元帝得知自己的老师自杀后,捶手震惊:「果然杀吾贤傅!」然后是连续几天吃不下饭,哀哭声感染左右。
但他并没有定石显的罪,石显在这个政治舞台上还要活跃很久,即使他后来下场凄惨,却也不是元帝的事情了。
事实上,汉朝对诬告罪的法律规定相当严厉,诬告和杀伤人一样为重罪。就在汉宣帝元康四年,朝廷下诏书规定,80岁以上的人犯有其他罪行,都可以不予处罚,唯独诬告和杀伤人,仍然要追究其刑事责任。
由此可知,诬告罪在汉帝国统治者那里的重视程度有多高。但仍旧不能避免出现石显这样的诬陷份子,而且还是惯犯。所以说,在帝制时代,诬陷罪是否是法律打击的对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接收者皇帝的素质。如果萧望之遇到的皇帝是宣帝,那么,石显的诬陷永远不可能成功。石显在诬陷上的天分也就不可能施展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