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刺宋主凶洪述祖为何里外通吃

永利 4
最新动态

永利 1

赵凤昌是赵凤昌,洪述祖是洪述祖,这两人是怎么关联上的呢?其实说来很简单,赵凤昌乃是洪述祖的姐夫,洪述祖是他的小舅子。赵凤昌撮合南北和谈时,洪述祖没少帮忙,他在其中穿针引线,俨然就是赵凤昌的私人代表,由此也结识了大量的南北要人。更让人吃惊的是,洪述祖在此期间还拟定过一份清帝退位诏书,虽然没被采纳,但也够“逆天”了——您看看,这人厉害不厉害!

永利 2

永利 3

1912年9月,洪述祖拿着张绍曾的介绍函来到上海,之后找到了藏身租界的应桂馨。同为帮会中人,洪述祖与应桂馨是一见如故,极为相投。作为见面礼,洪述祖做的第一件事是设法解除了黎元洪对应桂馨的通缉令。{2}应桂馨感恩戴德之余,也看出了洪述祖是有来头、有本事、手眼通天的人物,两人关系由此迅速升温,称兄道弟不在话下。

永利 4

之后,洪述祖仍不甘心,他先后投到湖南巡抚俞廉三、湖广总督张之洞、直隶总督陈夔龙的门下并获得了相应职位,但无一例外的是,最终都因为贪污弄权而相继被革职。在最后一次失业中,直隶总督陈夔龙更是在考语中称他“胆大妄为”,并将之革职永不叙用。

洪述祖混迹官场多年,各种权术手腕可谓了然于胸。与浙江都督朱瑞动刀动枪、直接镇压的方式相比,洪述祖的手段就要高明多了,他不费一枪一弹,就把应桂馨和解散共进会的问题顺利解决,而他的手段就两个字:收买——详细地说,就是要钱给钱,要官给官。

事后,洪述祖混迹于上海租界,干起了律师和翻译的行当,但在此期间又因为包揽词讼、向当事人勒索钱财而为人所侧目。没多久,洪述祖的名声搞臭了,十里洋场上的坑蒙拐骗也不能施展他的“远大抱负”。之后,他又利用各种关系在官场上继续钻营。1907年,他还真逮着个好机会,当时李鸿章之子李经方被外放为驻英公使,洪述祖四处托人,最后也侥幸进入了随员名单。临行前,李经方向军机大臣瞿鸿禨辞行,并将随员名单呈给他看,瞿鸿禨看到洪述祖的名字也赫然在列,不免大吃一惊,说:“此人乃是当年的巨犯,这样的人,你如何敢用?”李经方听后,回去就将洪述祖的名字从随员名单中剔除。

在应桂馨表示愿意投靠北京政府后,洪述祖陪同应桂馨前往南京面见江苏都督程德全。在袁世凯的首肯下,应桂馨被委派为江苏驻沪巡查长,办公费每月三千元,其中江苏支付一千,袁世凯政府支付两千。由此,洪述祖解散共进会的任务圆满完成,应桂馨也由共进会会长摇身一变成为袁世凯在上海乃至整个南方的耳目,应、洪两人双双立功,皆大欢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洪述祖的出身并不差,他是清代乾隆、嘉庆年间着名学者洪亮吉的玄孙,应该说是名门之后,世代书香,而洪述祖本人也是聪明伶俐,自幼熟读诗书,可惜科考路上一再挫折,后来只好用钱买了个候补道的名义进入官场,和那些举人、进士相比,算不得正途出身。好在家族人脉很广,洪述祖的机会并不算少,但这个人弱点也很多,可以说是有才无德,放荡不羁,平时吃喝嫖赌乃家常便饭,投机钻营、贪财纳贿更是行家里手。

这说来奇了怪了,就洪述祖这样一个屡被革除、劣迹斑斑的人,他究竟有什么能耐与手段,能被清末各位地方大佬们重用并任其胡作非为呢?细说起来也不奇怪,洪述祖还真不是“常人”,他精明强干,能力出众,人际关系又四通八达。譬如,他在张之洞门下,因为既能办事,又能作诗,且善做诙谐语,很得张之洞的欢心,一度被委派美差十四处之多。他要没几分本事,又怎能在官场上此伏彼起,如鱼得水呢?

而在此时,被湖北都督黎元洪严令通缉的应桂馨正躲在上海租界里避风头。洪述祖之前与应桂馨并不相识,要找到他并不容易,好在洪述祖人脉广,消息灵通,出京前他就请军界名人张绍曾写了一封介绍函,作为结识应桂馨的第一步。张绍曾是清末新军将领,曾在辛亥年发动“滦州兵谏”,民国后被列名为共进会的发起人之一。他与应桂馨倒是有几分交情,给洪述祖写封介绍函,那不过是顺水人情。{1}

在南北和谈的过程中,洪述祖得以结识袁世凯手下的两员干将唐绍仪与赵秉钧,并为之输送了大量情报。等到民国成立,论功行赏,洪述祖被委任为内务部秘书,深得上司赵秉钧的信任。由于之前与袁世凯的北洋集团并无渊源,洪述祖进入北京政府后是分外卖力,目的就是要挤进袁世凯的核心权力圈。

永利,洪述祖早年曾投在淮军名将、后任台湾巡抚的刘铭传幕下。刘铭传很是欣赏他的才华与能力,一度委派他协同处分兵事,襄助外交。按说他该有个好前程,但很可惜,洪述祖辜负了刘铭传的一番美意。在一次负责购买军械的过程中,洪述祖可谓是胆大包天,竟然干起了盗卖军火、私通外国的勾当。事情败露后,刘铭传大为震怒,打算以军法将之明正典刑。惊恐之余,洪述祖四处托人行贿斡旋,这才得以免于一死而仅下狱三年。

话说洪述祖被直隶总督陈夔龙罢职后不久,辛亥革命爆发,这下他又逮着机会折腾了。革命期间,上海有位名人叫赵凤昌,当时的南北和谈就主要在他的私宅惜阴堂举行。赵凤昌是江苏武进人,曾在张之洞幕府中任首席幕僚,当时湖北有句话叫“湖广总督张之洞,一品夫人赵凤昌”,意思是张之洞最听赵凤昌的话,对他信任有加。后来,张之洞被人弹劾,赵凤昌受牵连而去职,张之洞于是将他安排在上海充当耳目,专门与江浙立宪派士绅交流联络。由于之前积累了广泛的人脉关系,赵凤昌在南北议和中起到了关键作用,成为南北双方私下沟通的“桥梁”,也正因为如此,赵凤昌又得了个外号,被人称为“民国产婆”。

就在这时,机会来了。在辛亥革命一周年之际,在湖北革命党人联手江湖帮众推倒黎元洪的计划失败后,袁世凯深感秘密帮会对民社会的秩序危害巨大,于是在颁布严查各地帮会的大总统令后,又命时任总理的赵秉钧派人暗中南下调查——而这派出的不是别人,正是洪述祖。

赵秉钧之所以派洪述祖南下,除洪述祖能办事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洪述祖也是帮会中人,而且是青帮“大”字辈成员{2}。由于在官场与江湖混迹多年,洪述祖对南方情形颇有了解。他此次南下的任务有两个,一是巡察严禁各地帮会通令的落实情况,二是处理共进会参与“倒黎运动”的后续事宜。

共进会由青帮、洪门和公口三大帮会合并而来,表面上看它是公开的政党,实际上仍为江湖做派,特别在会长应桂馨及会众深度介入“倒黎运动”后,情况就更为复杂。鉴于辛亥年中革命党、新军与江湖会党“三位一体”闹革命的教训,袁世凯不能不对它有几分忌惮,而设法解散共进会,正是洪述祖此次南下的主要任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